法院审理认为,入职通知书是订立正式劳动合同的过程,咨询公司向小杨发出了入职通知书,鉴于双方尚未建立用工关系,也未签订劳动合同,因此,双方之间的劳动关系尚未成立。但因该咨询公司发出的入职通知书载明了职务、薪酬、试用期、报到时间等具体确定的内容,并表明在一定期限内经对方表示接受,入职通知书即发生效力。因此,该入职通知书的性质是向小杨发出要约,希望与其订立正式的劳动合同。入职通知书要约经小杨承诺后即成立,具有劳动关系预约合同的性质,具有独立的法律效力。咨询公司在发出入职通知书后又以短信方式通知其未通过背景调查拒绝录用小杨,其行为属于有违诚实信用原则的缔约过失行为,应承担赔偿责任。【详细】